檔案備份的婚攝故事

夫妻吵到快離婚,新娘父親過世了,唯一最棒的合照與笑容就是我當初在病床邊拍攝的一張,這位父親我印象很深刻,他不願意與女兒拍照,只因為口腔癌手術將父親的雙頰淘空,他很自卑,但是女兒知道總有天父親會離開她,我用盡辦法讓父親開心合影。多年後,新娘突然跟我說聲謝謝,她說在婚禮上拍的那照照片是父親笑得最開心的一張,也用來當作大頭照!喪禮上,大家看到父親笑容都直呼很溫馨,很幸福,不會記得父親對抗癌症的憔悴身影。

台中婚攝 宜軒+銘鍵 歸寧婚禮紀錄 裕元花園酒店

林酒店拍完海龜與崗樺間接服務到了宜軒與銘鍵,透過臉書才得知原來他們也認識一品堂中醫的新人朋友,結果就這樣在裕元花園酒店婚宴上遇到服務過的親朋好友,最扯的是親友還是新娘堂姐啦!真的太有趣了,緣份如此巧妙,歸寧宴就像是派對ㄧ樣熱鬧,新娘好人緣更招喚來絡繹不絕的親友想要合影,來到熟悉的裕元拍攝,看到流程表寫著想要拍攝全部賓客大合照,溝通過程中是樂團主持建議的拍攝方式,拍攝這合照需要有適當光線與超高高度,也因此我爬更高拍攝,過程中其實滿緊張的,因為舞台是組合式搭設,搖搖晃晃的回饋藏在我內心中,戴上耳麥,左手揮右手揮,我差點講出這邊的觀眾站起來,那邊的觀眾站出來,感覺自己就是潘諾J教練上身,這婚禮回憶有很多有趣的互動,新娘有兩個正妹閨蜜超會翻白眼,真的要好好講,那個眼球靈活度堪稱2019年最佳金眼球獎,都快剩下眼白而已了!新娘弟弟也是網路名人哦,大家都是深藏不露,拍攝合照中我總是會想出超多梗,讓大家瞬間成為明星,享受閃光燈閃爍不停的快感!

主持同業踩雷文

每一次的婚禮現場都是像打仗一樣,宴客場地就像是不同國度的戰場,賓客與餐廳若屬於失控型,就視同於敵人了或者豬隊友。
昨天我一到宴客場地,是屬於雲林地區,前置溝通中感受到有危機,因為餐廳他們使用手搖燈,這種手搖燈(就像是蝙蝠俠探照燈,需要有人手去控制)
通常是透過腳架放在舞台上來維持高度,若你的舞台太低將會有很大的危機

光,她一直存在,只是你沒發現而已。

光,她一直存在,只是你沒發現而已。拍攝婚紗更需要看到光線,來調和現場一切,看到正確的光質還能將新人的皮膚柔膚,體態與曲線更加完美呈現。

有人問我這照片怎麼拍攝的! 首先你要知道照片你想呈現什麼感覺?

有時候你必須很仔細的觀察自己需要的元素,簡單的說就是如果你看得到未來事情,你將會得到不同深度。
拍下第一張照片與第二張照片很容易,你能讓兩張照片融合與協調,成為完全不同的第三張照片是最難的!

有一種邁向幸福的感覺,有一種備受寵愛的祝福!

如果有機會,我都會想拍攝這前與後的角度~
有一種邁向幸福的感覺,有一種備受寵愛的祝福!
幸福的牽著彼此往前走,老天爺吹來暖風給我們祝福~
但往往有70%會被親友擋住….因為我們都要隔好遠用長焦段拍攝過去…親友會覺得沒看到攝影師,就踏上走道拍攝….一個簡單的畫面有時候就變得困難重重。